5月初,喜马拉雅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申请,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上市。

喜马拉雅近几年的营收增速较快,年复合增长率达到65.70%。然而,受销售费用的持续增长和高额的营业成本影响,公司持续亏损,近三年累计亏损超21亿元。

受益于线上经济的发展和公司大力度的营销推广,喜马拉雅的月活跃人数增长较快、付费人数和付费率均呈上升趋势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公司的月活人数较为依赖第三方渠道。

从营收结构来看,公司的变现渠道较为多元。其中,付费订阅持续贡献最大,但教育行业增长较快。

腾讯为重要股东 募资聚焦科技发展

喜马拉雅是一个在线音频平台,在此平台上,内容创作者和用户可以互动。

招股书披露,喜马拉雅董事长余建军在IPO前持股比例为17.2%;董事熊明旺持股比例为10.7%;公司所有董事和高管总持股比例为28.6%。值得关注的是,腾讯通过Image Frame 投资(香港)有限公司持有0.17亿股普通股,占比5.4%。

从募资用途来看,此次喜马拉雅募集资金注重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发展。根据招股书,公司IPO募集所得资金的30%将用于提升技术、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能力;约25%用于扩大强化公司的内容产品,为内容创作者赋能;还有约25%用于扩大用户数和增加品牌影响力;最后20%用在潜在的战略投资和收购、运营资金和一般性企业用途。

营收增速较快但营业成本及销售费用致持续亏损

近几年,喜马拉雅的营收增速较快。2018年到2020年,喜马拉雅的营收从14.75亿元升至40.5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达65.70%。公司2021年一季度营收为11.6亿元,同比增长65.2%。

image.png

但值得注意的是,喜马拉雅近年来持续亏损。2018年至2020年净亏损分别为7.74亿元、7.73亿元、6.05亿元,合计超21亿元;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同比有所收窄,由2020年同期2.83亿元减少至约2.67亿元。

研究发现,喜马拉雅持续亏损与高额的营业成本以及持续增长的销售费用有关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,公司的营业成本为 20.64亿元,同比增长36.59%。2018年至2020年,营业成本占收入的比重均在50%以上。

image.png

进一步研究发现,高额的营业成本与喜马拉雅的定位模式有关。招股书显示,喜马拉雅通过PGC(专业生产内容)、PUGC(专业用户生产内容)、UGC(用户生产内容)三种模式形成供给模型。在这模型的背后,平台需要向众多创作者不断采购版权,用以扩大内容。

喜马拉雅2020年的销售费用为16.84亿元,同比增长40.80%,销售费用率约为41.59%。

月活跃人数依靠第三方平台 付费用户及付费率呈上升趋势

对于音频平台,月活跃人数是一项很关键的指标。受益于公司大力度的营销推广和2020年线上娱乐的刺激,喜马拉雅的月活跃人数增长较快。招股书显示,2018年一季度到2021年一季度,公司的月活跃人数从7300万增长到2.5亿。

image.png

但值得注意的是,公司的月活人数较为依赖第三方渠道。2021年第一季度,公司2.5亿的月活用户中,有1.46亿的用户是来自loT(物联网)及其他第三方开放平台,占比超过50%。

与此同时,在营销费用大幅上涨的背景下,喜马拉雅用户粘性却没有明显提升。2018年-2020年,公司移动端用户日均收听时长仅从123分钟增长到141分钟。

不过,喜马拉雅的付费用户数增长较快且整体付费率呈上升趋势。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末,公司的月活跃付费人数为1390万人,同比增长69.51%。从整体付费率来看,公司的付费率从2018年一季度的1.8%逐渐增长到2020年一季度的13.3%,呈稳步上升趋势。

image.png

多元化营收结构 付费订阅持续贡献最大

从营收结构来看,喜马拉雅的主要变现渠道包括付费订阅、广告、直播、教育服务以及其他创新产品和服务。其中,付费订阅持续贡献最大但占比在下降。2020年,公司的付费订阅占比为43.30%,较上年末下降3个百分点。

image.png

除付费订阅外,广告和直播也成为喜马拉雅的营收主要组成部分。2020年,喜马拉雅广告和直播的收入占比之和为44.2%,超过了付费订阅的营收占比。

此外,公司教育业务增长较快。2019年至2020年,教育业务收入从1290万元增至2.28亿元,同比增长幅度达1670%。喜马拉雅在招股书中披露计划进一步扩大教育范围,发展教育生态系统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供信息分享,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。

版权声明:本作品版权归面包财经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作品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供信息分享,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。